织田信长我主公

(刀剑乱舞)双线二【论坛体?】
注意:角色ooc
微量刀x主出没
黄色头像的是曈酱,红色的是空(非立绘)

一言不合就发图hhhhhh,如果这样好一点就一直这样写吧
ps我一个人扮演两个号快变成双重人格了有木有!
最近总是锻出宗三遇到兼桑,下章让他们出镜?诶嘿嘿嘿~(′▽`〃)

【刀剑乱舞】双线(损友生日快乐)

1.ooc,小学文笔·真,苏...
2.损友生日快乐,祝你像我一样被作业埋~TʌT

番外:happy birthday
【三日月空】
原因不明,一向懒得跟猪没区别的三日月空今天起得特别早,吓得在看到她出现在厨房的烛台切怀疑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哎呀呀,我早起就这么不可思议吗。”他亲爱的主人看到他这反应拿出小手帕就开始擦泪,嗯,当然是假的。“主公,别玩了,有什么事吗?”对于这出早就习惯了的烛台切无奈地笑了笑。“嗯,今天是我损友的生日,所以我想「亲手」做点东西送过去。”听到那个被咬重的「亲手」两个字,烛台切表示他背后有点发凉。看到烛台切僵硬的样子,三日月空换上一副严肃的样子,认真的看着他:“我就那么不可信吗?好歹我也不会在生日礼物上动手脚吧!”那就是在生日礼物下动手脚咯。对于这位爱恶作剧到跟传说中的鹤丸有的一拼的审神者,烛台切表示信不过。啊啊,没关系,我重做一份就好了。抱着这样的想法,烛台切让三日月空走了进去。
【轰——】
正在被推去补眠烛台切,不,全本丸的人都被这声巨响给吓到了。烛台切看到衣服有些乌黑的三日月空满脸不爽从与废墟无异的厨房里走了出来,心都碎成渣了。“主公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受伤?还有这是怎么回事!”围绕着审神者转圈检查的烛台切满脸惊慌,身后是一堆付丧神。主啊,我家审神者太淘气了啊!
三日月空摆了摆手,示意她没事。“嘛,我本来想做黑暗料理来着,现在好像做过头了。”说完木然斜视厨房。“.....主公,我记得你说过不在生日礼物上下手的。”“嗯,所以我做了两份,一份正常的,还有一份...”沉默。“嘛~谁倒霉谁吃吧~”
【自家审神者没事就玩人,肿么办?!急!】
安慰了有些被吓怕的短刀,比较年长的刀们开始清理厨房。某罪魁祸首在进行了「深刻」的忏悔之后前往对面的本丸,噢,顺带维修。
光忠我对不起你,不会再炸厨房了,以我主织田信长的名义发誓。orz       ——三日月空(手捧钱包泪流满面)
长腿部哦不长谷部,你快点回来吧!!——同样泪流满面的烛台切光忠
【浅井曈】
原因不明,对面本丸突然发生大爆炸,吓得我以为敌袭了,我家审神者一脸淡定地跟我说:“别在意,一定是那家伙有闯祸了。”然后翻了个白眼。
还没自我介绍,我是和泉守兼定,对对,那个流行的帅气的土方岁三的刀和泉守兼定!我是最近刚来这座本丸的,蛮普通的,审神者也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唯一不普通的大概是我所在的本丸对面那个本丸。
就像刚刚那个插曲,对我们来说都是家常便饭。对面那个审神者好像是主人的损友,天天来找主人,我相信长谷部恨不得用视线杀死她。
国广来得比我早很多,也更熟悉审神者一些,据说今天是审神者的生日,对面那个本丸多半是在准备礼物吧,虽然我不明白怎么准备礼物能发生爆炸。=_=自家主人毫不介意,今天的近侍是我,她一脸「慎重起见」地告诉我:“如果我损友过来,她给你的第一份礼物绝对绝对绝对不要接,或者直接说我不在!”呃...至于吗?国广过来把茶倒好,解释到:“因为那些绝对不是好东西,比如说上次,第一份礼物是整蛊玩具,上上次,第一份礼物是泻药,上上上次,第一份礼物是块烤红薯,喂给马之后它发了三天的疯。”为什么主人对面会有这么危险的审神者....
之后大约半个小时,对面的审神者来了,看起来没什么可怕的,她拎着两个包装盒,说了句“生日礼物。”就被对面的山姥切国广拖走了,还附上几句哀嚎。
这次她是一起送来的,打开确认一下应该没关系吧...“兼先生,这样做没关系吗?”国广有些担忧,怕啥的吗,咱们这是在帮主公解忧排难呢!
礼物一份是黑棕色的,一份是色彩斑斓的,全都是蛋糕。第一个一看就动了手脚吧,对面的审神者手段也不怎么样吗。
我把蛋糕给了主公,她沉默了许久,“不是让你拒收第一个礼物吗?”但是这个是没毒的啊,黑棕色有毒的被我喂马了。“.......你....吃吃看。”嘛,一个蛋糕而已,怕什么嘛,又没毒!路过的笑面青江闭上了眼转身。
确实没毒,因为,她放的是泻药,不,她做的东西本身就是泻药!这看起来美味的蛋糕根本就是黑暗料理!害我肚子痛了两天两夜。
事后对面的审神者一脸惊奇地看着我:“鲜艳的东西都是有毒的这种常识你不知道吗?!”谁知道啊!“黑棕色的是巧克力蛋糕你居然扔了?!”
我控制不住自己拔刀的欲望了。是我低估你了。
“兼先生,别忘了赔生日礼物,长谷部先生要来了。”哦,国广我头疼,扶我去手入室....

『刀剑乱舞』双线(序加一章)

1.ooc有,苏有,小学生文笔
2.貌似,渣婶?
3.欢脱日常向,作者保证作者发病前不虐!虽然发病也是虐别人来着→_→
4.作者是个人渣对不起作者马上去die(蹲墙角)
————————

时间溯行军,只为改变历史的军队,而为了防止改变历史,一个私密机构——时之政府创造了一种职业,审神者。审神者所需要干的只有统领付丧神去与时间溯行军战斗,待遇极高。   ——审神者初次招募传单
“中二。”某位手拿传单的幼女毫不犹豫的给了一记评价。“那假如真有这种职业你怎么办?”坐在她旁边的被称之为『损友』的 女孩问她。“祝他们早早破产咯,虽然也不可能有就是了。”“那你就把电话撂下啊!”某『损友』默默扶额,看着某人按传单上的电话真的打了过去。“有什么关系,反正都是假的,我没期待真有这种事哦。”某人睁着眼睛说瞎话,你把电话放下更有说服力,真的。“你好,请问....”居然,真的打通了...某『损友』表示,自己的茬子自己搞定。某人要了咬牙,“嗯,您好,我有一位朋友想当审神者,但是她不敢,所以我来帮她报名。”面无表情淡定撒谎。“噗——”一旁的『朋友』默默地把茶喷了出来,想当审神者的到底是谁啊!“嗯,嗯,好的,诶?名字,哦,她叫浅...”电话继续中,『朋友』大步走过去〔哐〕的一声就把电话强制性压下。某人面无表情雪上加霜“我还没帮你报完名呢,『想当审神者的朋友』。”“所以说想当审神者的到底是谁啊!你个损友!”某『想当审神者的朋友』白了她一眼。“不要害羞吗,我也会陪你的啦。”论人的脸皮能有多厚。对于某人,某『朋友』表示不想说话。
某『损友』最终还是跟某人去了,然后看着手中的『250号』卡片她又陷入了沉默,拿着『249号』卡片的某人笑着跟她说“啊哈哈,我想着上次让你出头过意不去,这次该我站你前头帮你抗了啊哈哈哈。”你要是真想抗就站我后边啊。某『损友』默默吐槽。
这只是一个小小的玩笑。
最终两个人还是通过了选拔。而恰好两人的本丸也在对面。某『损友』选择了『加州清光』作为初始刀,而某人选的是『山姥切国广』,要问为什么的话,直觉吧括号笑。

第一章〔三日月空〕
三日月空低头呆在阴影里,等刀匠锻好刀,偶尔藐了藐山姥切,然后暗自捧心。哦,好沉重啊。明明是一届大好美少年,却披着被单,纠结着我是仿品,仿品,仿品,仿品....ps我才没发花痴。
气氛有些沉默,三日月空决定主动出声。“那个...”啊啊啊看过来了!我没事找茬吗!比起如同沸水的内心,三日月空面无表情的拜托山姥切去做一些刀装好准备战斗。静静地看着山姥切出门然后一分钟之后回来继续让气氛压抑沉默。三日月空一边感慨山姥切大人你是神吗一边嫌弃20min为什么这么长顺便后悔自己赶走某软萌能说话的狐狸。
看着自家蹲在一旁沉默种蘑菇的主人,山姥切很贴心的提醒“新伙伴来了,不是仿品吗。”新伙伴的到来让三日月空血条瞬间全满,又被敏感词『仿品』打成0。对不起我不该让你提醒我不该让你提到自己的伤心处我不该...我是个渣对不起...
新来的伙伴叫平野藤四郎,粟口派的一把短刀。真的,好可爱...三日月空从地上起来,摸了摸平野的头,然后装作严肃的退后,正式的进行自我介绍,“我叫三日月空,虽然政府说不能透露真名,不过他们来了你们装作不知道就行了。嗯...自觉是个人渣,不善言谈,请多指教。”山姥切和平野愣了一下,“请多指教,主公!”x2。
望着两人出征的背影,三日月空意味不明地笑了,“是呐,请-多-指-教。”
〔浅井曈〕
扶额。我是该说加州清光的撒娇技术真的是一流吗?浅井曈默默的吐槽着。总感觉遇上那个『损友』她都快成吐槽机器了。那么在这里情况会好一点吧。哦不,说不定会更糟。浅井曈看着身旁的加州清光。加州清光一脸『我很乖』地看着她。精神攻击max,只可惜对手是个吐槽帝。
按着新手教程锻刀,all50,时间20min。浅井曈表示她想问问为什么刀匠是个连婴儿都比不过的小小小人儿?!麻麻这个世界不科学!“怎么了?主人?”加州清光一脸担忧地看着她。“没什么,我只是觉得我一个朋友来这里真的是太合适了。”捂脸。why?因为她脑回路不正常。
为了避免自己再瞎想,浅井曈又翻了翻手里的『时之政府特制新手指导么么哒~』。哦,这名字也很不可思议。最开始是狐狸精,然后有事付丧神接下来是锻刀。回去她就让『损友』写下一本书——『世界n大不可思议』,哦,名字随她恶搞。
翻着翻着就找到了刀装这种东西,看见只有付丧神才能做,刚想派加州清光,人家就拿给了你一个『银球球』和一堆『金球球』。我说这是要靠运气的吧,这运气也是逆天了吧?!完美的无懈可击。
很好,新刀来了,厚藤四郎,短刀。不不不,要吐槽的应该是锻刀是小孩打刀是青少年这种设定吗?!
算了,浅井曈默默合上了书,盗用损友的一句话『我不爽了,咱们玩玩吧!』哦,你欢快的语气我是学不来了。咱们出阵吧,干掉这个不规则的世界!

————————
看的下去就请点文好不好(可无视)QAQ

ps关于初始刀那里我会说我刚开始写成了“某『损友』选择了『损友』作为初始刀”吗。hhhhhh相信我我不是故意的hhhhhhhh早知道就恶搞了hhhhhhhhhh(打滚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