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我主公

开脑洞懒得填等姬友ing= ̄ω ̄=

【刀剑乱舞】双线(损友生日快乐)

1.ooc,小学文笔·真,苏...
2.损友生日快乐,祝你像我一样被作业埋~TʌT

番外:happy birthday
【三日月空】
原因不明,一向懒得跟猪没区别的三日月空今天起得特别早,吓得在看到她出现在厨房的烛台切怀疑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哎呀呀,我早起就这么不可思议吗。”他亲爱的主人看到他这反应拿出小手帕就开始擦泪,嗯,当然是假的。“主公,别玩了,有什么事吗?”对于这出早就习惯了的烛台切无奈地笑了笑。“嗯,今天是我损友的生日,所以我想「亲手」做点东西送过去。”听到那个被咬重的「亲手」两个字,烛台切表示他背后有点发凉。看到烛台切僵硬的样子,三日月空换上一副严肃的样子,认真的看着他:“我就那么不可信吗?好歹我也不会在生日礼物上动手脚吧!”那就是在生日礼物下动手脚咯。对于这位爱恶作剧到跟传说中的鹤丸有的一拼的审神者,烛台切表示信不过。啊啊,没关系,我重做一份就好了。抱着这样的想法,烛台切让三日月空走了进去。
【轰——】
正在被推去补眠烛台切,不,全本丸的人都被这声巨响给吓到了。烛台切看到衣服有些乌黑的三日月空满脸不爽从与废墟无异的厨房里走了出来,心都碎成渣了。“主公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受伤?还有这是怎么回事!”围绕着审神者转圈检查的烛台切满脸惊慌,身后是一堆付丧神。主啊,我家审神者太淘气了啊!
三日月空摆了摆手,示意她没事。“嘛,我本来想做黑暗料理来着,现在好像做过头了。”说完木然斜视厨房。“.....主公,我记得你说过不在生日礼物上下手的。”“嗯,所以我做了两份,一份正常的,还有一份...”沉默。“嘛~谁倒霉谁吃吧~”
【自家审神者没事就玩人,肿么办?!急!】
安慰了有些被吓怕的短刀,比较年长的刀们开始清理厨房。某罪魁祸首在进行了「深刻」的忏悔之后前往对面的本丸,噢,顺带维修。
光忠我对不起你,不会再炸厨房了,以我主织田信长的名义发誓。orz       ——三日月空(手捧钱包泪流满面)
长腿部哦不长谷部,你快点回来吧!!——同样泪流满面的烛台切光忠
【浅井曈】
原因不明,对面本丸突然发生大爆炸,吓得我以为敌袭了,我家审神者一脸淡定地跟我说:“别在意,一定是那家伙有闯祸了。”然后翻了个白眼。
还没自我介绍,我是和泉守兼定,对对,那个流行的帅气的土方岁三的刀和泉守兼定!我是最近刚来这座本丸的,蛮普通的,审神者也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唯一不普通的大概是我所在的本丸对面那个本丸。
就像刚刚那个插曲,对我们来说都是家常便饭。对面那个审神者好像是主人的损友,天天来找主人,我相信长谷部恨不得用视线杀死她。
国广来得比我早很多,也更熟悉审神者一些,据说今天是审神者的生日,对面那个本丸多半是在准备礼物吧,虽然我不明白怎么准备礼物能发生爆炸。=_=自家主人毫不介意,今天的近侍是我,她一脸「慎重起见」地告诉我:“如果我损友过来,她给你的第一份礼物绝对绝对绝对不要接,或者直接说我不在!”呃...至于吗?国广过来把茶倒好,解释到:“因为那些绝对不是好东西,比如说上次,第一份礼物是整蛊玩具,上上次,第一份礼物是泻药,上上上次,第一份礼物是块烤红薯,喂给马之后它发了三天的疯。”为什么主人对面会有这么危险的审神者....
之后大约半个小时,对面的审神者来了,看起来没什么可怕的,她拎着两个包装盒,说了句“生日礼物。”就被对面的山姥切国广拖走了,还附上几句哀嚎。
这次她是一起送来的,打开确认一下应该没关系吧...“兼先生,这样做没关系吗?”国广有些担忧,怕啥的吗,咱们这是在帮主公解忧排难呢!
礼物一份是黑棕色的,一份是色彩斑斓的,全都是蛋糕。第一个一看就动了手脚吧,对面的审神者手段也不怎么样吗。
我把蛋糕给了主公,她沉默了许久,“不是让你拒收第一个礼物吗?”但是这个是没毒的啊,黑棕色有毒的被我喂马了。“.......你....吃吃看。”嘛,一个蛋糕而已,怕什么嘛,又没毒!路过的笑面青江闭上了眼转身。
确实没毒,因为,她放的是泻药,不,她做的东西本身就是泻药!这看起来美味的蛋糕根本就是黑暗料理!害我肚子痛了两天两夜。
事后对面的审神者一脸惊奇地看着我:“鲜艳的东西都是有毒的这种常识你不知道吗?!”谁知道啊!“黑棕色的是巧克力蛋糕你居然扔了?!”
我控制不住自己拔刀的欲望了。是我低估你了。
“兼先生,别忘了赔生日礼物,长谷部先生要来了。”哦,国广我头疼,扶我去手入室....

评论 ( 2 )
热度 ( 1 )

© 织田信长我主公 | Powered by LOFTER